文章檢索
《清雲季刊》商業專刊志工團實踐總結---雲端系統的偉大實驗
很榮幸本次能和幾位大德一起協作,完成《清雲季刊商業專刊》的編撰工作。這是末學第一次參與書籍編撰,也是第一次領導網絡兼職團隊,有很多不足和做的不好的地方,感謝各位的參與和支持。
如我在舊貼中所言,本次志工團是對大師“雲端團隊”的實驗:“各位各自有各自的班底,各自有各自的專長。天南海北,一串01數字連接,我們不曾見面,卻在完成一個共同的目標。”
能夠參與這樣的寶貴實驗,對末學而言,非常重要,學到了非常多的經驗。也有一些問題,末學也沒有答案。
所以在此總結,望能給後來者一些啟發。


1. 溝通成本高。遠程溝通,大部分依靠語言傳達,有不準確性和難以理解性。不能當面快速溝通,不直觀。簡單的事情需要反復幾次溝通才能讓大家理解并執行。
隊員之間比較陌生,沒有默契。熟人較有默契,可以一點即通,減少溝通成本。
要有成本概念,網絡兼職團隊雖然沒有工資,不花錢,但是還是有成本的,時間成本。
時間成本甚至是比金錢更貴重的成本。能力越強的人,時間成本越高。
所謂機會成本,是一個人做了A事而放棄做B事,B事能掙到10000元錢,那麼做A事所付出的時間的機會成本就是10000元。
溝通不暢,即會浪費時間,本來團隊時間就很緊張,浪費在溝通上,則成本巨大。

2. 時間有限,每天僅有1~4小時投入,進度慢。兼職團隊,效率不如全職團隊。
整個團隊的工作效率,不如一個高中生的效率。
如果一個高中生全職投入這件事,應該1周左右可以完成,而整個團隊花費了約1個月,還未完工。
這就是時間成本和溝通成本的成倍增加所致。
原本一個人執行,不需要溝通,不需要討論,絕對是統一標準;
而團隊執行,需要培訓、討論、執行、校對、修改、二次校對、修改、審核、匯總,工作量增加數倍。
當然團隊作業在大型項目上一定是比個人工作效率高的,只是在小項目上,它的成本太高。

3. 無約束性。志工的協作完全靠自覺。好在我們的團隊是全志工團隊,不存在分贓不均。如果是其他形式的雲端團隊,如何把握利潤的分配?

4. 志工水平不同,對同一工作的理解程度不同,同一項工作,有人做的太過,有人做的不夠。這體現在智力型工作,需要依靠腦力判斷。

5. 有志工不能達到工作要求,提供的成果需要花費更多人力校正,比直接重新做還要浪費人力。簡單的例子,簡單的機械型工作,要求統一使用逗號,培訓和示範都做過,但有人仍然使用頓號或其它,這是工作不用心?無法理解規則?無法遵守?此為團隊破壞者。

6. 有志工缺乏團隊協作的精神。有人自我意識強烈,比較有主見。當與團長制定之標準有衝突時,依然會堅持自己的標準,給團隊成果造成不一致,需要耗費人力重新校正。此為團隊破壞者。
團隊如何協作?需要大家對一件事達成統一標準。標準如何制定?需要有主導人,無疑是團長。
如果自己意見與團長不符,不可以一意孤行。
當團員與副團長意見不符,以副團長意見為準。
當副團長與團長意見不符,以團長意見為準。
當團長與管理員意見不符,以管理員意見為準。
這樣一級一級來的。
學習一下軍隊如何處理這種情況?如果有不同意見,請向上級反映,但上級做出判決之前,必須無條件執行上級之命令。

7. 培訓不足。網絡團隊倉促成軍,依靠團員各自本身的素質。對如何團隊協作沒有進行過教育,少數人不知道如何團隊協作,不知道科學方法。
例如如何提意見?
提意見要有破有立。提出一個意見,是正向也可能是反向。有調查,有解決方案既是正向,正能量。信口開河,無替代方案,既是反向,負能量。
反對某個事情,不能只提供反對意見,要有可執行替代方案,前提是要做好充分調查。
如,封面設計,有人說不好,可以試試換個圖片或字體等等。
“可以試試”,就是不負責任的無調查意見。
正確做法是:自己在設計軟件中將自己想要的效果做出來,找到相應圖片素材或字體,修改好之後,自己滿意,再提出意見。
自己動手做,是充分調查。自己滿意,是可執行替代方案。
那麼,這樣的話,是不是不懂修圖就不能提意見?
沒錯。對於自己不懂的領域,就無情報能量,提出的意見可能是幼稚可笑,或不可行。實際執行中會遇到各種因素影響,無情報能量就不能預估成本和風險。提出一個不負責任的意見,需要有情報能量者反復嘗試或解答,浪費寶貴的專家資源,這就是負能量,團隊破壞者。
故,善意並不是藉口,善心並不一定帶來好事。
所以大師經常在文章中提到,有人成為團隊破壞者而不自知,此之謂也。

8. 參與度不積極。從報名開始,就寥寥數人。進行工作分配,也是搶簡單的做。有人內心中並不是真心法佈施。

9. 本次嘗試讓大家有何建議可提出,但未有建設性反饋。反饋是:很多設計未曾見過,還在學習;沒有意見,執行即可。
反思是團長已經制定好框架,團員可參與的空間不大,已經有可執行方案,人就沒有必要浪費腦力去重新設計。故如果想要聽到更多開創性意見,需要先給一個空白,讓團員自由發揮。

10. 未能調動志工積極性參與主觀性工作。這是團長的失職。本次組織工作,策劃方面的工作都被團長承擔,造成團員沒有參與規劃設計,大部分團員工作是機械性的,成就感參與感不高。主要是團長對網絡團隊沒有經驗,沒有信心。工期較趕,不敢讓陌生團隊操作。下次可嘗試將所有工作開放,讓團員參與更多。


大師提出的雲端系統概念,源於《詩經》,曾被羅馬教廷300僧團和英國皇室先後參透,并分別藉此數次統治全球。
難以想象,在過去信息溝通成本巨大的情況下,全球範圍的雲端系統,是如何運作的?
我們做一本小書,一個小小的團隊,憑藉現代發達的科技,竟然差點崩潰。雲端系統,非常值得研究。
千里之行始於足下,清雲季刊還有很多實踐機會,希望做後來者的墊腳石,讓你們大步前進。
公告:《清雲季刊》商業專刊之志工討論文章已全部發佈
共34篇志工文章,一篇花絮不參與評選。
由於文章數量眾多,評選日期將順延一日至國暦2017年1月17日。

甲骨金文

哲學思辨

經典專題